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滿級大佬重生成真千金,被團寵了-第101章 會有玫瑰嗎閲讀

滿級大佬重生成真千金,被團寵了
小說推薦滿級大佬重生成真千金,被團寵了满级大佬重生成真千金,被团宠了
秦无双送叶木下楼时,秦恒母子已经没有在大厅里了,见状,她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“关于针灸,我爷爷后续不需要再继续了吗?”一路上,秦无双问了不少有关于秦老爷子病情的情况。
“先把药喝半个月,期间尽量不要中断。”叶木淡声道:“平常饮食以清淡补气血为主,不需要过多的补充营养。”
“适当就好,过度的补充营养,只会让他身体负担更加严重。安神的香可以点着,但室内保持通风,多晒太阳。”
秦无双一一记下,她送叶木到了主楼大门口,站住了脚步,神色真诚:“多谢叶木先生,除去定金以外,后续的费用,我会按照您以往的条件上,再翻倍给您。”
“不用。”叶木抬步迈下侧梯,嗓音低而冷清:“按照原本给的就行。但后续的费用也不着急给,先吃药,看效果。”
坐上来时的观光电车,叶木隐在帽檐后的双眸突然抬起看向秦无双,说道:“若有什么情况,可以随时联系我。”
“秦小姐,有时候人一味地为了某些人,某些事而隐忍不发,只会让那些想害你的人越发肆无忌惮。”
秦无双一怔,她似乎能从那黑色的帽檐里看见那双清冷透彻的双眸,她点头,嘴角含笑:“多谢叶木先生。若有机会能一睹先生风采,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。”
叶木低声道:“会有机会的。”
目送着观光电车离开,秦无双原本还温和带笑的眸子瞬间一沉,恢复到了以往的模样。
她拢了拢身上的貂绒外套,踩着高跟鞋重新走回了主楼大厅,淡声道:“秦叔。”
一个双鬓斑白,身着燕尾西装的中年男人走到秦无双的面前,双手负在身前,弯腰,神色恭谨:“大小姐,您叫我?”
秦无双神色漠然且傲慢,凌厉而冷漠的丹凤眼瞥向了后院一栋副楼的位置,命令道:“从今天开始,除了我父亲和必要的佣人外,一律闲杂人等不得进入主楼。”
“特别是我爷爷的房间,除了允许进入的人以外,其他任何人都不许进去。我爷爷的一日三餐,就劳烦秦叔你亲自去送。”
“是。”秦叔没有任何质疑的应下,不过他神色顿了一下,还是问道:“若是二少爷母子想要来主楼……”
秦无双嘴角露出一抹冷漠而狠厉的笑,一字一句道:“那就乱棍打出去,不必手下留情,也不必留情面。”
浮云半书
秦叔笑道:“是,谨遵大小姐令。”
“这是叶木先生给的方子。”秦无双将一张纸条递给了秦叔,叮嘱道:“把药抓回来,半个月的量。每天一次,给我爷爷喝,一天也不要落下,明白吗?”
“这一张是药浴的方子,药浴每两天泡一次。期间可能会有不适,泡药浴的时候你要寸步不离的在旁边守着,不能出差池。”
“是。”秦叔神色严肃的接过方子,可还是忍不住担忧:“大小姐,那个叶木先生真的有用吗?那么多世界顶级的专家和医疗设备都检查不出来的毛病。”
“他只看了看,开了方子,真的就可以管用吗?从他出现到离开,他连脸都没有露过,若是……以后想找人,怕是比登天还难。”
这一点,秦无双当然明白,只是……
正版龙傲天系统
“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秦无双有些苦涩的扯了扯嘴角,眉目间有些掩饰不住的倦色:“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……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我相信他。”
看着难得露出脆弱一面的秦无双,秦叔心疼极了。
若不是凭空出现的秦恒母子,秦无双何须活得像现在这样累,女儿和儿子又有什么不同呢?当真是糊涂……
离开秦家时,叶木又回眸望了一眼,面具后的嘴角微微一扬,落在宽大的袖子里的手指忍不住细细摩挲起来。
啊,又莫名的做了好人好事呢。
可是能怎么办呢?
那样的人,真的很讨厌啊。
……
因为赶了早班机,顾槿困得不行,在酒店昏昏沉沉的睡到了下午,才被傅沉洲早已忍耐不急的来电给吵醒。
“喂?”
刚睡醒的嗓音有些沙哑和莫名的娇俏感,听在傅沉洲的耳里,却莫名觉得性感又撩人。
像是羽毛轻轻撩拨在心尖,痒痒的,忽然让他心中有了几分冲动。
傅沉洲的嗓音低而带宠,声线极轻:“阿槿,还在睡觉吗?”
手机开着免提放在枕头上,顾槿听到傅沉洲的声音,原本已经清醒的头脑,又突然生起了几分困倦。
她将被子往上扯了扯,阖着眸子,声线慵懒:“嗯,还在睡觉,有事吗?”
“今天跨年啊。”傅沉洲的语气听起来,像是染上了几分委屈:“你说要来找我的,我在公司等了一天,都没看见你。”
“实在忍不住,就打电话给你了。不会打扰到你睡觉吧?”
听着傅沉洲那像是被抛弃的狗狗般委屈的嗓音,顾槿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画面。
傅沉洲的身后出现了一条大尾巴,脸上仍旧是以往深沉内敛的模样,然而眼眶含泪,尾巴有气无力的晃着,委屈的要死。
思及此,顾槿忽然低声笑了起来。
“傅沉洲。”她低低地叫了一声。
他听过无数遍别人叫他的名字,却从来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一刻那般,让他心生眷恋。
傅沉洲像是得到了安抚一般,嘴角不自觉的扬起,嗓音轻缓而温柔:“我在。”
电话那边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顾槿坐起身,抓了抓有些凌乱地头发,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“傅沉洲”三个字,扬唇。
“等我,我现在去找你。”
闻言,傅沉洲喉咙忽然狠狠地滚了滚,他垂眸盯着某个地方,低声嗤道:“一句话而已,就让你这么冲动了?”
他的声音实在太低,顾槿没听清他的话,穿好衣服又问了一句:“你说什么?”
舌尖舔了舔唇角,傅沉洲坐直了身体,交叠着双腿,重新抬眸望向窗外,笑道:“来找我的话,会有玫瑰吗?”
木子心 小说
“当然。”